幸运28预测神测网 > 人工智能 >

如何成为饭桌上的人工智能专家?你需要掌握10个烧脑知识点

2018-08-26 03:59

  即使绝世聪明,有的人日子并不好过,只因为他在地球上没有同类。例如交流电发明人尼古拉特斯拉。他有过很多很多惊世骇俗的发明,最终却穷困潦倒。 18 9 6年他说出下面这句话时,不会有太多人留意:

  2003年,一位名叫马丁埃伯哈德的工程师,用“特斯拉”为他正要成立的电动汽车公司命名。后来,这家公司落到了硅谷狂人马斯克的手中。

  谷歌的创始人佩奇,在12岁时,读到特斯拉的传记,留下了眼泪。多年以后,佩奇与马斯克成为挚友,还差点儿买了特斯拉电动车公司。特斯拉在冥冥中将两位后世的天才连接在一起。

  一天,佩奇在马斯克的私人飞机上聊起人工智能。马斯克说:“你应该去看看伦敦的这家公司”。–他在该公司投了650万美金。凌晨 4 点钟,马斯克助理的越洋电话唤醒了哈萨比斯,初创公司DeepMind的CEO,另一位天才。

  谷歌在收购争夺战中赢了Facebook,哈萨比斯也得到了谷歌的资金、资源和承诺。从此,他开始为自己的梦想疾速飞行。绝大多数人看不懂他的目的。确切而言,哈萨比斯要做的,正是特斯拉在120年前的预言:

  以前的各种科学进步,都是人类的自我延伸,一切皆在掌握。从石器到宇宙飞船,各种发明,算起来都还是人类的工具。

  人工智能就是让计算机完成人类心智能做的各种事情。通常,我们会说有些行为(如推理)是“智能的 ” ,而有些(如视觉)又不是。但是,这些行为都包含能让人类和动物实现目标的心理技能,比如知觉、联想、预测、规划和运动控制。

  更让人担心的是,人类至今不明白意识和自由意志是什么。“智能”涉及意识、自我、心灵、无意识的精神等等问题。如果人工智能具备了意识和自由意志,人类还是万物之灵吗?

  科技的进步从来都会被好人和坏人同时利用。英国、以色列与挪威,都已部署自主导弹与无人操控的无人机,具“射后不理”能力的导弹,多枚导弹还可互相沟通,分享找到攻击目标。这些武器还未被大量投入,但很快就会出现在战场上,且并非使用人类所设计的程序,而是完全利用机器自行决策。

  霍金、盖茨、马斯克等人都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未来公开表示忧心,人工智能若在许多方面超越人类智能水平的智能、不断更新、自我提升,进而获取控制管理权。

  英国发明家Clive Sinclair认为一旦开始制造抵抗人类和超越人类的智能机器,人类可能很难生存。

  DeepMind的哈萨比斯愿意将公司卖给谷歌,条件之一就是要设立AI伦理委员会,针对人工智能的应用制定政策,防范人工智能沦为犯罪开发者。

  霍金说:“人工智能崛起要么是人类最好的事,要么就是最糟糕的事。人类需警惕人工智能发展的威胁。因为人工智能一旦脱离束缚,以不断加速的状态重新设计自身,人类由于受到漫长的生物进化限制,将无法与之竞争。”

  例如,人工智能与人脑智能有机融为一体,成为新一代的赛博人(Cyberman,人机复合),那么人会永生吗?人会和AI结婚吗?

  围棋确是人类游戏之巅峰。当年深蓝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靠的是穷举法,而围棋变幻莫测,计算量太大,没法硬来。

  这还没考虑打劫、提子反提等。打劫极为复杂,以至于去年人机大战中,人们怀疑李世石被约定不能使用打劫的手段。假如算上打劫,上面的变化几乎变得无穷尽了。

  人类实际生活中遇到大量的问题,所获得的信息是不完全的。在这种不完全、非确定的情况下,如何去判断?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例如,两个能预测未来的神仙就没法下棋,都知道对方下一步走在哪里,还有啥搞头呢?所以生活中给我们带来喜怒哀乐的“不可测”,是神仙都羡慕的礼物。

  阿尔法狗未必要用两只“狗”来对弈。它先在棋盘的这一测下一手黑棋,然后走到棋盘的例外一侧,归零,站在白棋的角度,重新思考局面,然后走出对白棋而言胜率最大的一手。

  对人类而言,“杂念”难以清除。然而,阿尔法狗就是这样一种思考机器,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永远从头计算,绝不为过去辩解。想想看,我们身边的牛人,大多也有这特点。

  阿尔法狗项目负责人David Silver说,在某种意义上,自我对弈(self-play)训练已经是对抗性质的:每次迭代都试图找到对抗上一版本的「anti-strategy」。

  阿尔法狗可以自己和自己下棋,最完美的分裂人格,也没法做到这一点。但是,如果没有“统一”,会有自我意识吗?假如没有自我意识,复制大脑的“永生”又有何意义呢?

  这些都不是AlphaGo或者DeepMind团队首创的技术。但是强大的团队将这些结合在一起,配合Google公司强大的计算资源,成就了历史性的飞跃。

  这次的阿尔法元,让强化学习进行的更彻底,并用深度残差网络(ResNet)对输入进行简化,尽管“没有提出任何新的方法和模型”,结果极为震撼。

  让我非常吃惊的是仅仅用了四百九十万的自我对局,仅仅用这些样本就能学得非常好,只能说明卷积神经网络(CNN)的结构非常顺应围棋的走法。

  围棋会没落吗?不会。据说深蓝赢了卡斯帕罗夫,学国际象棋的人翻了一番。围棋的基数比较小,没准儿增速更大。

  现在看,人类对围棋边界的预测多么幼稚啊。可以想象,在那些没有边界的问题上,人类是多么的初级。

  就像第一手点三三,连续二路爬,各种碰,AI什么棋都敢下。换个角度看,我们原来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很多都是错的。哪里有什么定式啊。

  有句围棋谚语叫“高手在腹”。人们通常认为棋盘中腹很难计算,要靠超一流的棋感。结果呢?不仅可以算,而且AI还算得非常好。

  围棋是中国少有的数目化事物,它兼具西式的精确量化,以及东方的混沌哲学。所谓大局观、天才的感觉、石破惊天的一手,都被认为是计算无法企及之处,是围棋的神秘魅力。

  阿尔法狗下的棋,有些几乎是吴清源这个级别的棋手才能走出。旁观者会用“天外飞仙”来形容这类奇思妙想,所谓“天才的感觉”。

  也有人说,AI这次在围棋上战胜人类顶尖高手,基本证明了所谓的“棋感”、“棋风”、“大局观”等围棋高手所谈论的虚的能力,并不是人类独有的,经过训练的神经网络也会有。所以,随着技术的进步,电脑也会能够欣赏艺术(音乐、画作、小说、笑话),能够创作文学、艺术作品,能够针对不同的情况形成自己的“情绪”。

  植物不知道它在做什么,仅仅是因为它没有眼睛、耳朵或大脑吗?如果我们说它是机械作用的,且只靠机械作用,那我们是不是也不得不承认其他那些明显非常谨慎的行动也是机械的?如果在我们看来,该植物是靠机械作用来杀死并吃掉一只苍蝇的,那么对这个植物来说,是不是人一定不是靠机械作用杀死并吃掉一只羊的呢?

  丹尼尔丹尼特在其著作《意识的解释》里认为,人也不过是一台有灵魂的机器而已,为什么我们认为:“人可以有智能,而普通机器就不能”呢?他认为像上述的数据转换机器是有可能有思维和意识的。

  如果生物体在做出情绪反应时完全令人信服,对于这些非生物体,我会接受它们是有意识的人,我预测这个社会也会达成共识,接受它们。

  但只要非生物体足够像人,我会接纳它们,我相信,社会中的大部分人也会如此,不过,我也会把那些具有人类一样的情感反应却不能通过图灵测试的实体包括进来,例如,孩子们。

  在库兹韦尔看来,如果你接受这样一种信仰飞跃,即非生物体就其感受性所作出的反应是有意识的,那么这也就意味着:

  库兹韦尔的态度让我想起一次在教堂里听布道。牧师是一位博士,和我们一样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他说,你越接受教育越难信上帝。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只要你选择相信。这就是基督教,你不必去想为什么,你惟有选择去相信。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先天的就是完全自由的,即使他的个人行为也是如此,并认为,每一个时刻,他都可以开始用另一种方式生活…

  …但是,通过后天的经验,他惊讶地发现,他不是自由的,而是要受制于必要条件的。但尽管有了所有这些决议和思考,他还是不会改变他的行为,从生命开始到生命结束,他必须按照他的性格行事,即使连他自己也谴责这种性格。”

  一个荷花池,第一天荷花开放的很少,第二天开放的数量是第一天的两倍,之后的每一天,荷花都会以前一天两倍的数量开放。

  最先提出“智能爆炸”这一概念的,是与冯诺依曼一道,为曼哈顿工程工作的著名波兰裔美籍数学家乌拉姆。他有这样一句直击心灵的话:

  “不断加速的科技进步,以及其对人类生活模式带来的改变,似乎把人类带到了一个可以称之‘奇点’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过后,我们目前所熟知的人类的社会、艺术和生活模式,将不复存在。”

  人类已经能够成功地模拟出大脑的部分神经元和大量的神经组织,并且这种模拟的复杂程度在迅速增加。

  这个主算法将成为人类的最后一个发明。这个主算法将能够从数据中获得世界上的一切知识——过去、现在和未来。

  库兹韦尔有过很多大胆预言,过去看来很准。在 2 0多年前,他就预言:人工智能计算机将于 19 9 8年战胜人类的国际象棋冠军。

  人类基因组计划,是库兹韦尔钟爱的用来解释指数级增长的案例,旨在阐明人类基因组 3 0亿个碱基对的序列,发现所有人类基因并搞清其在染色体上的位置,破译人类全部遗传信息。

  对于Zero算法的未来发展,DeepMind想用这样的算法突破,来解决真实世界中各种各样紧迫的问题。”

  AI将要解决以下“结构性问题”:蛋白质折叠、降低能耗、寻找革命性的新材料。还有:新药发现、量子化学、粒子物理学也是AlphaGo可能大展拳脚的领域。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迅速扩大的数据集、机器学习和日益提高的计算能力,这些都应被列为除资本和劳动力之外的一种全新的生产要素。

  另外,与其他生产要素不同,人工智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贬值。它将受益于网络和规模效应。例如所有自动驾驶汽车都能从其他此类汽车身上学习。

  报告估计,人工智能有可能将美国、英国和日本的总增加值(与国内生产总值 ( G D P )近似)年度增速分别提高到 4 . 6 % 、 3 . 9 %和 2 . 7 % 。

  投资,还是大公司的天下。谷歌、亚马逊、微软、苹果、Facebook、腾讯、阿里,大概率会继续统治“数字地球”。

  为管理者及团队提供支持,如做记录、排日程、写报告和管理积分卡等。在工作中,这些智能系统还会吸取自身及人类同事经验,完善相关知识、扩大服务领域。

  通过问答、构建情境模拟等方式协助解决更复杂的问题和进行决策,包括医疗诊断、安全分析、理财建议、在线旅游接待和销售指导等。

  积极自主地评估备选方案,进行决策或挑战现状。迄今,真正的自主型人工智能管理系统还很少见,但能够进行商业决策的规则性应用程序已越来越普遍,如交易机器人、自动处理贷款的应用程序等。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也与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学者共同调查指出,10至20年后,日本有49%的职业(235种职业)可能会被机械和人工智能取代而消失,直接影响约达2500万人,例如:

  超市店员、一般事务员、计程车司机、收费站运营商和收银员、市场营销人员、客服人员、制造业工人、金融中间人和分析师、新闻记者、电话公司职员、麻醉师、士兵和保安、律师、医生、软件开发者和操盘手、股票交易员等等高薪酬的脑力职业将最先受到冲击。

  随着计算机在人类擅长的任务,比如那些需要知识、策略甚至创造力的任务中取得节节胜利,那么未来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但是我担心的是我六岁的儿子。随着机器在一个又一个领域超越人类,他在未来世界的地位会变成怎样?他会做什么工作?他和这些无比聪明的机器之间将是怎样的关系?他以及他的同辈将为这个世界作出怎样的贡献?

  事实上,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我们的特别之处是什么?我们的长远价值是什么?不可能是机器已经超过人类的那些技能,比如算数或打字。也不可能是理性,因为偏见和情感让我们缺乏理性。

  可能我们需要考虑相反的一个极端:激进的创造力,非理性的原创性,甚至是毫无逻辑的慵懒,而非顽固的逻辑。到目前为止,机器还很难模仿人的这些特质:怀着信仰放手一搏,机器无法预测的随意性,但又不是简单的随机。他们感到困难的地方正是我们的机会。

  所以,我们必须着眼于人类对劳动分工的贡献,对机器的理性进行补充,而非试图与它竞争。由于这样做会让我们与机器产生差异,而正是这种差异化会创造价值。

  如果我是对的,那么我们应该在教育孩子时加强创新精神,培养挑战权威的意识,甚至是非理性的想法。并不是因为非理性是福佑,而是因为非理性的创造力是对机器理性的补充。它能确保我们在进化的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教育体系尚未赶上即将来临的第二次机器时代。我们的学校和大学就像囿于前工业思维的农民一样,其结构主要是为了把学生塑造成理性、服从的仆人,培养与过时的机器互动的过时技能。

  莱文校长曾说: “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